私人客户和海关官员进入海关的“黑镜头”

深圳报道称,9月3日,深圳罗湖口岸数百人手里提着行李箱蹲在地上。在从香港到深圳的出口,人们正把他们的手提箱拖出港口。里面有奶粉、香烟和药品。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人们就会冲进来问,“你想卖掉它们吗?”

携带走私货物的移民在业内被称为“水上游客”。他们将走私货物带入中国,通过流动的蚂蚁进行转售。

而大规模走私活动隐藏在进口货物的运输中。

“如果货物体积小,就会通过海关走私。如果数量很大,将需要报关,但只会报告其中的一部分。一两个海关官员在执勤时,为了顺利通过海关,一次要收费。

“深圳一位姓孙的商人告诉记者,今年风很紧,大型走私集团不敢从香港直接进入深圳,而是绕过越南进入广西。

随着反腐指挥棒的到来,几天前,深圳皇岗海关爆发了一起腐败案件。自今年3月以来,已有5名科级官员因涉嫌走私被捕。最近,又有三名科级官员因同样的指控被拘留。

在这种猖獗的走私背后是一连串的利益,海关官员与内外的犯罪分子勾结,交易权力和金钱。

不仅如此,深圳几个海关的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即使在正常的进出口货物检查中,也存在腐败行为。

走私通道深圳皇岗口岸是一个24小时通关的口岸,也是普通货物的重要出入境点。

记者向深圳检察机关证实,涉案的八名科级官员均来自皇岗口岸查验部门,负责货物进口。

“如果货运量大,而且汽车是用来进入该国的,则必须遵守海关申报程序。否则,毫无疑问会有人死去。如果想走私,就必须依靠数量上的漏报。如果一个人想成功,他必须收买海关官员,这在业内通常被称为收买海关。

黄冈港一名报关行的老板戴宋啸(化名)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从黄冈港走私货物是不可能的,需要另一条路线。

黄冈海关官员告诉记者,上个月有200多人从黄冈港被转移。

然而,一名在现场办理报关手续的年轻人说,自上个月以来,他真的觉得目前的检查比以前更加严格,对报价过低的进口货物的检查也更多了。

记者从深圳检察机关获得的信息是,深圳皇岗海关这一窝案源于2012年6月的一宗涉案价值700万的珠宝走私案,以伪报品名、数量等方式向海关申报复运进口。

根据深圳检察院的调查,海关甚至有专门人员与物流公司的人员对接收取手续费。

一旦海关对接人员因工作关系转移,将有继任者继续收取货款。

福利分配严格按照领导岗位级别、是否值班等综合因素进行。

事实上,走私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水上旅客走私最为常见。

据警方解释,走私货物是指被走私团伙雇佣来赚取“劳务费”并经常前往广东、香港和澳门运送平行货物和将海外产品的整车船带到深圳的人。

“几年前,海关做了一次宽松的检查,从走私中赚了更多的钱。现在利润很少,用水者的数量也少得多。

一位姓黄的商人在罗湖口岸等候货物,他告诉记者,他过去常常走私龙虾,每天赚几千元,但现在他只能生产奶粉、香烟、药品等,一天下来只赚几百元。

上述姓黄的商人告诉记者,潮汕人是圈子里的大多数,有着广泛的人脉。走私集团通常在香港将集装箱下架,然后邀请水上客户分散到深圳。他们从水务客户那里购买,然后供应给香港商店和东莞、深圳等地的网上商店。

深圳的一名海关官员表示,很难识别水上乘客和乘客,海关也不擅长抓捕他们,所以他们无法被击退。

然而,一位姓黄的商人说,通常一名水上乘客一天两三次穿越边境。事实上,海关官员对这些人很熟悉,过去常常视而不见。

据记者了解,非常正式的免检企业一般不走私货物。一旦发现违反规定,取消免检资格,进出口货物需排队等候检验。延迟需要很长时间,公司弊大于利。

然而,深圳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张建文(代理人)表示,不排除会有内部人员与走私团伙勾结,将货物混入大型企业的卡车中混过关。

寻租机会深圳是中国进出口量最大的城市。

2013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超过4万亿美元。其中,广东省有1万多亿美元,深圳达到5373亿美元,占广东进出口总额的一半。

“更多的进出口意味着更多的寻租机会。

“曹先生是深圳福田保税区一家物流公司的业务经理,他告诉记者,即使是正常的货运也需要与海关联系,因为这个过程需要时间。如果企业等不起,它希望支付一些好的费用,以便海关可以加快速度。

一位与海关官员有密切联系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海关人员的工资单上经常有不明来源的资金。“他们的领导人会告诉每个人看工资卡,但没人会问钱从哪里来。

“如果货物有一点问题,海关官员将不得不挖洞。如果天气晴朗,通关时间将会减慢。如果货物较重,将被扣押并移交给反走私局进行调查。

深圳报关员王鹏(化名)告诉记者,通关一般是抽查,除了机管局企业,正常企业的抽查率约为5%。

每当货物通关不顺利时,王鹏只能向老板汇报,然后老板出面“解决”问题。

“报关单难免会犯一点小错误,如果通过关系,将是微不足道的。

”曹经理说道。

贸易商不会直接贿赂海关检查员,而是会通过报关公司提供利益。

“一般来说,贸易公司先和我们谈价格。如果问题不严重,我们将通过我们的报关行处理。

”王鹏说道。

在去年调查处理的宁波北仑海关稽查人员中,发现每名稽查人员背后都有几家类似合作伙伴的报关公司,每批通关货物收费5000至10000元。

报关机构通常主要与清关和检验部门打交道。在王鹏看来,逃税和走私给海关官员提供了很多寻租机会。

深圳有很多海关,但王鹏告诉记者,海关总署喜欢找大型海关合作。如果任何一个海关有大量的清关手续而不支付保护费,海关将经常检查该办事处的货物。

然而,王鹏的公司每天大约有50辆汽车过境,业务量很大,所以他们与海关有更多的“合作”。

“企业主要从事避税和走私,因为每种产品的增值税税率不同。一些货物被隐藏起来走私进来。如果他们被发现,他们将是不幸的。如果他们没有被发现,每个人都会赚钱。

”浙江省的一名海关官员告诉记者。

如何打破利益网?事实上,走私在沿海地区有很长的历史,特别是在广东和福建。然而,由于海关内部一丝不苟的腐败网络,很少有重大案件被破获。

1988年,深圳海关破获了令人震惊的胡邵琨受贿案,勾结香港走私者注销其伪造的报关单,总值超过2000万元。

2011年,深圳破获16.9万吨“红油”走私案,偷税高达3.3亿元,暴露了海关官员与境内外腐败分子之间的利益链条。

去年5月,中央政府颁布了反腐败的“八项条例”,但接受采访的几名海关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仍然需要花钱来维持海关网络。

据王鹏称,该公司仍需邀请官员共进晚餐,但不能明目张胆。“它不会选择大酒店或开公务车。它通常会等海关官员换好衣服,下班后把车叫到外面。

”“几年前真是松了,晚上验货,一个人带着两个武警,直接拿手电筒。

“浙江省的一名海关官员告诉记者,集装箱现在配备了监控摄像头,背景中的一些人通常害怕随意出租。

上述浙江海关官员坦言,深圳毗邻香港,进出口规模大,浑水摸鱼机会多,走私地理优势大,港口环境复杂,进出港口货物众多,只能抽查检验。走私通关客观上也有有利条件。

在皇岗口岸八名科级官员最近被捕一事公之于众后,来自深圳的消息称,300多人被停职等待调查。

对此,深圳海关否认了这一传闻,并宣布自8月份以来,整个海关已经轮换了370多名干部,约占海关干部总数的5%。

这是今年的第二轮轮换。第一轮轮换是在今年5月,有470多名干部参加。

“现在海关官员不敢接我们的电话,我们也不敢顶风作案,等风头再说。

”张建文告诉记者。

当记者向深圳一家物流公司的杨经理询问关于走私货物的建议时,他回答说最近的风太紧了,政府对抓人是认真的。没有人敢在最前线挑起事端,也不敢暂时从事走私业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