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晚年发表的讲话

《赵紫阳软禁谈话》在赵紫阳死后两年、邓小平逝世十周年之际在中国香港出版,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这张照片显示了两年前赵去世时人们举着哀悼的照片。

(法新社)近日,中国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出版的《赵紫阳软禁谈话》在中国香港出版。这本书记录了赵紫阳在15年软禁期间与作者的100多次对话。文章详细介绍了赵树理对内部权力斗争和政策分歧真相的分析、他对制度的反思以及对现任领导人的批评等。这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

作为中国第一位女记者,因六四事件入狱的北京媒体人高宇称这本书的影响力不亚于当年在国内外广受欢迎的《六四真相》,也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此外,从赵树理的思想来看,他晚年的思想已经抛弃了共产主义专制,他的思想和行为对现行制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开放出版社的总裁金钟说,这本书被禁止进入大陆。虽然出版社没有对这本书做任何特别的宣传,但在这本书出版一个多星期后,第一批数千册就被售出了/[/k0/。据说其中一些被高级官员收购,流入北京的官场。

与此同时,这本书的作者,赵紫阳的密友和老部下,87岁的宗冯明,是唯一一个在赵紫阳软禁期间成功绕过警卫并多次秘密会见赵紫阳的人,在书写世界前后都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有关部门多次与他和他的家人交谈,并警告说这本书的出版是反革命的。

二月中旬,宗老因心力衰竭住院。据说他仍处于危急状态,外界无法探视。形势令人担忧,给这本书的出版增添了神秘和悲伤。

这本近400页的书揭示了什么真相?赵的自传在邓小平逝世十周年之际出版,意义何在?《赵紫阳软禁谈话》不到一个月前出版。出版社打开杂志,说这本书得到了热情的回应。成千上万册已经售出空,其中一些是北京高级官员购买的。

(由《开放杂志》提供)在接受《新时代》采访时,恢复6月4日真相的开放出版社总裁金钟提到了关于这本书意义的三点,其中最重要的是恢复6月4日的真相。

他将6月4日描述为一场三角戏,一个是反腐败学生,一个是以邓小平和李鹏为代表的镇压力量,另一个是以赵紫阳为代表,反对镇压和体制内的改革派。

他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有很多关于学生账户的采访。目前,邓小平方面不能有第一手证词,如他下令开枪。因此,赵紫阳个人采访记录的公布是目前最权威的证词。

此外,金钟认为这本书填补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近代史上空怀特之间的空白,赵紫阳在书中多次反思这一制度,倡导民主政治,对中国现实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谈话》透露,赵紫阳说,他反对戒严和拒绝审查的决定是他自己的选择,全家人在会上表示同意。

他说,“我不想在历史上留下印记”。

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序中称,赵紫阳的决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决定,一是为坚持真理而准备牺牲自己的决定──赵紫阳当时已做好了要坐牢的准备;二是,他是建国后第一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也是建党后继陈独秀第二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序言中说,赵紫阳的决定是一个伟大的决定。一个是牺牲自己的决定来坚持真理——赵紫阳当时准备坐牢。其次,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位拒绝进行审查的秘书长。他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二位拒绝进行审查的秘书长。

“谈话”透露,赵紫阳提到,他已经通知戈巴·巴格乔夫,中央常委会已经决定,在出现重大问题时,仍然要求邓小平掌权。这是因为天安门广场的群众把矛头指向了邓小平,反对老年人的政治。赵最初试图保护邓,恢复邓的形象,但邓没有料到。

赵说,邓小平声称他“不擅长权力”,但事实上他从事的是权威政治,他害怕别人会说他“在幕后”。

《谈话》透露,赵说6月4日的镇压不是最后的手段。当时有三个通过对话解决问题的机会,包括:第一,胡耀邦的棺材被送到八宝山后,通过对话被说服;其次,从朝鲜回来后,赵在亚洲银行会议上发表讲话,提出民主和法治来解决这个问题。学生们反应良好,继续上课。第三,只要邓小平说一句话:“学生问题似乎没有原来说的那么严重,”赵愿意承担其他责任,包括426篇社论,以缓解这种局面。

但是邓坚持镇压。

赵还提到了4月底访问朝鲜的问题。赵说,他已经向李鹏提出,在去朝鲜之前,不要加剧矛盾,不要复课。邓说应该听从赵的建议。

然而,在赵离开的第二天,陈希同、李鹏等人谎报了他们的军事情况,并向邓报告。邓小平随后发表了425篇演讲,将学生运动描述为主要的反党和反社会动乱,然后发表了社论《[4.26】。

赵紫阳于1989年5月19日早上5点去天安门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食。

这是赵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法新社)5月17日,赵写了一封信,要求邓接受采访。邓通知李鹏、姚依林、胡启立、乔石和杨尚坤在邓家开会。李鹏和姚依林在会上提出挑战,坚持军事控制。最后,除了反对的胡启立和赵紫阳,其他人都同意了。乔石和杨尚坤最初反对,后来在会上同意了。

赵说,在访问朝鲜之前,邓小平已经明确表示,赵将接任军委主席。过去,双方合作良好,与邓小平的分歧集中在六四事件上。

赵把邓小平的政治路线描述为党的领导应该是中央集权的,不能允许分权。6月4日的问题是邓小平最大的担忧。后来,邓小平在他的南方之行中发表了讲话,作为恢复他形象的宣传尝试。然而,这种“跛脚”改革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差距和腐败。

他说,邓小平一方面追求经济改革,另一方面追求极权主义,这是矛盾的。邓小平受他制定的“四项基本原则”的约束,不能被释放。这是他的悲剧。

赵没想到会被软禁。《谈话》透露,赵下台后,他没有想到会被软禁。“在六四问题上,我只是提出不同的方法和意见,惩罚我,软禁我,限制我的自由。这是我没想到的。

”赵生气地说,这是违反宪法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会求助于社会。

《谈话》透露,在赵被软禁期间,即使打台球和高尔夫球也受到限制,他不被允许外出。赵曾要求前北京市委书记段君毅发一条信息,要求免费参观。

回复后,段老好好休息了一下,这意味着段老不应该多管闲事。

文章引用了赵紫阳的朋友文志的分析,“如果赵紫阳有合法性,那么江和李就没有合法性。他们认为赵紫阳是对自己权力和地位的威胁。

因为他们是受益者。

赵紫阳确实在1997年给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写信,要求对六四事件进行重新评估,他说:“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局势稳定时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

赵因为这封信违反纪律,无视大局而被捕。他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完全被软禁。

当江泽民后来声称赵紫阳限制公民自由是违反宪法的时候,他还说,“这是你自己的错。”

宗冯明和赵的会谈也因为十五大而中断了一段时间。

赵的女婿王志华解释了为什么赵写这封信是为了向历史解释。

天安门的母亲丁林子几天前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此前他阅读了毕晓燕新发表的《对话》。她透露,在十五大前夕,宗冯明被要求给赵紫阳先生带个口信,希望赵紫阳先生能就“六四”事件说几句话。

后来,我看到了资阳先生写给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信,要求早日重新评估六四事件。

这给了当时受苦的群体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在对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批评中,赵评论了包括胡锦涛在内的6月4日上台的现代党的领导人。

关于蒋的镇压,赵的朋友安志勇评论说,这并没有脱离独裁的恶性循环。

赵回答说,江泽民的基本思想是不要失去权力。

“他的想法是,既然共产党已经把权力交给了我,就不能把权力交到自己手中。

赵也同意美国记者华莱士在采访江泽民时所说的,江泽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党专政的国家。

赵说,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巩固党的执政地位。

他说,江泽民坚持在党的十六大上担任军委主席,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他没有当过一天兵,没有指挥过战斗,甚至主张他是一名军事家。真是讽刺。

他补充说,曾庆红和江泽民实际上是同一个灵魂。

现在的样子还不清楚,因为得到江的信任,没有任何顾忌。

谈到胡锦涛,当他第一次掌权时,赵说人们对胡锦涛的期望太高了。

赵后来评论说,胡是在意识形态下培养的年轻干部,不会改变体制,也就是说,不可能改革政治体制。胡雯制度是江、李制度的延续。

2004年底,当被问及胡锦涛在中央四中全会上继续强调镇压和封锁新闻自由时,赵说,如果他暴露自己的脸,胡不可能改变专制,否则这个专制和强大的利益集团会继续他的统治。

赵认为胡的“以人为本”的思想仅仅是为自己树立形象,并不能解决问题。

在中美关系和台港问题上,赵认为,如果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主导地位,那么由美国领导比俄罗斯和中国更好,更不用说德国和日本了,因为美国没有领土野心,也不参与殖民地事务。

美国也从自身利益的发展中发展对外关系,但自身利益的发展与人类利益是一致的。它不仅发展与外国的自由贸易,而且促进自由、民主和人权,这与现代文明在人类社会中的实现是一致的。

他认为,中国要发展,就必须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

关于台湾,赵说军事演习只会失去公众舆论。他认为用武力攻击台湾实际上是在与美国对抗。赵称赞蒋经国是一个杰出的人物,他不仅摆脱了苏联共产党的影响,而且摆脱了国民党的旧一党专政。倡导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民主改革并不容易。

反对镇压的“谈话”揭示了赵反对镇压。

至于宗冯明的建议,当局采取了高压政策,禁止镇压,但相反,他们加强了信徒的信仰。例如,一名妇女宁愿被开除公职也不愿坚持下去,有些人宁愿被拘留在警察局也不愿受到纪律处分,有些人会在拘留中受苦和死亡。赵认为其特点是精神修养,强调真善忍,追求更高的精神境界。基于这一信念,酷刑和镇压被视为培养的课程,因此它可以吸引人。

他还说,目前社会上积累的矛盾越来越多,根本原因在于制度问题。

赵紫阳晚年放弃了专制。他说,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即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力量压倒一切,共产党想统治一切。他主张放弃一党专政,逐步走向民主。

(新时代)赵紫阳写信给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要求重新评估六四事件,但遭到了更严厉的个人控制。赵说,反对镇压六四事件的决定也是在一次家庭会议后作出的,因为他不想欠历史上的债。

图为赵死后在中国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一万人纪念会议。

(新时期)专制反思赵紫阳的专制反思在《谈话》中多次被提及。

《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在新时期接受采访时说,“从对话中可以看出,赵树理的思想跳出了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框架,否定了他早期的信仰,开始认同世界和西方社会制度的普世价值。

海军部是指赵树理对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和这些基本教义的批评和反对。

赵在讲话中明确表示,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巩固一党专政,矛盾必然会在党对一切事物的垄断下积累。所谓一切稳定,就是说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统治一切,共产党想统治一切。他认为在专制制度下,任何“好”的政策都会改变,也就是说,鲁迅说,扔进染缸里的任何东西都会变色。

他一再指出这个体系已经腐烂了。腐败的核心现在在于独裁。他认为,中国的发展是从一党专政向民主政治转变,这符合世界民主潮流。

他明确表示,政治改革是放弃党的垄断权力,改革开放是实行民主政治。

高宇说,赵提议建立议会民主,放弃人民公社,将所有制结构改为私有制。事实上,他走的是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化的道路,而不是一党专政。

至于赵的思想变化,他在书中说,他也走出了旧的思维,倾向于追求民主和法治。他坚持两件事,一件不局限于教条,而是关注现实、公众舆论和人民的需求。

另一个不擅长权力,不从事个人权力。

在谈话中,作者形容赵紫阳是第一位建议中国走向民主和法治的高级领导人。

蔡咏梅认为,赵作为系统中的前最高官员,他的言论将对系统产生巨大影响。

“赵紫阳对这个制度和当前政权的批评将会产生强烈的影响,而且这个制度中的许多人都非常想念赵紫阳。

高宇预计这本书的出版会给中国人带来希望:“中国人不仅仅是愤世嫉俗的政治。毕竟,他们有健康的力量来引导中国走向民主。

据说这本书出版前后的曲折给作者宗冯明和书中提到的一些人物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压力。

宗冯明于2月23日因心力衰竭住院。据说他那天获救并被转移到医院,但他的身体状况不明。

熟悉作者宗冯明的高宇说,他对这本书的出版非常紧张。出版前,他与宗冯明和他的亲戚们谈了很多次,甚至吓到了家中80岁的老太太。

高宇说:“他们警告说,这本书一旦出版,将是反革命的。

“这本书出版后,宗嘉也很低调。原来,宗老接了电话,也是家里的老太太接的。据估计,她压力很大。

此外,写序言的赵紫阳前秘书鲍彤(Bao Tong)的行为在此书出版后明显受到限制,门前警卫人数从4人增加到6人。

根据丁子霖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他遇到了宗庆后的冯明,宗庆后总是冒着坐牢的风险出版这本书,“我是一个87岁的老人,活不了多少年,仍然害怕死亡?最后,我配得上我的老朋友赵紫阳和在那场悲剧中死去的人们。

蔡咏梅呼吁不要进行政治迫害:“赵紫阳是高层的总书记,高层也有一些问题,包括谁见过他。”。我不知道这本书的高层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因为这本书而参与政治迫害。

我呼吁共产党,你们不能用你们的党法来代替国家的法律,也不能用黑社会的方法来对付书中所涉及的政党。

如果胡锦涛这样做,他将再次证明他是一个独裁政权。

“与之前对八本禁书的高调批评相比,政府尚未对这本书发表任何评论。

根据高宇的分析,这一次是“打掉牙齿,在胃里吞下去”。他担心禁书会导致类似于八本书的强劲反弹,所以他采取了清静和黑暗监控的方法。

另一方面,出版日期接近邓小平逝世10周年,担心人们会重复邓小平镇压6月4日的犯罪历史。

然而,高宇认为这本书应该被更多的中国人看到。“这是对中国历史和制度的反思。

赵紫阳在2005年的去世引发了世界各地的大规模群众集会,以“向紫阳致敬并告别”。”

图为2005年1月29日,在华盛顿特区的DC国家广场和国会山前,全球200多个组织在华盛顿特区联合发起了“赵紫阳纪念碑和告别”国际集会

南希·佩洛西,美国著名政治家和民主党领袖,出席了在华盛顿为赵紫阳举行的追悼会。

发表评论